厨师阻匪抢车被撞死‧儿助人送命‧莫让他沉冤莫白‧父盼报案者现

厨师阻匪抢车被撞死‧儿助人送命‧莫让他沉冤莫白‧父盼报案者现(霹雳‧怡保14日讯)年轻厨师邓胜骏5年前为阻止匪徒抢车而惨遭匪徒撞至脑死后,其父亲不忍他继续受苦,遂忍痛捐出儿子器官,以延续他仗义助人的精神,让他遗爱人间。就在邓家逐渐走出丧子之痛的阴霾时,5年后的今天,法庭开始审理此案,奈何邓家及当局都已与当年报案的目击证人失去联络,使得此案有可能落得无限展期的局面,令邓家原已癒合的伤口再度被掀开。邓胜骏的父亲邓锦坤声泪俱下的向《》求助说,当年,儿子是为了助人而不顾性命阻止劫案发生,如今,他希望当年协助报案的人士,以及儿子生前的同事与目击者能挺身而出,出庭供证,让此案能水落石出,以还其儿子一个公道。捐器官遗爱人间他也呼吁公众提供线索,以协助他们找到这些关键人物,让这宗案件不至于成为“无头公案”,也让其儿子能在泉下瞑目安息。这起案件是于夜晚11时05分,发生在巴生武吉丁宜商业区,当时还是华人新年期间。来自怡保兵如港的24岁厨师邓胜骏,当时是在当地一间火锅店任职厨师,他是为了阻止抢车匪徒干案不果而出事。案情显示,事发时,邓胜骏眼见两三名抢车匪徒正要抢走一部四轮驱动车并逃之夭夭时,他就马上打开车门进入车内与匪徒搏斗,没想到却被匪徒合力推下车子,复倒退车子猛撞他后才离开。邓胜骏因此身受重伤,并陷入昏迷状态,挣扎5天后不幸脑死。提起儿子遇害的过程时,邓锦坤说,在医生宣布儿子脑死及生存机会非常渺茫后,他强忍悲痛签下捐献器官的意愿书,同意捐出儿子所有器官,以救助有需要的病患。“我们捐出了儿子的眼角膜、心瓣膜和肾脏等器官,让他遗爱人间。”他指出,事发至今已长达5年,法庭终于来信通知他将于4月20日开审这起被列为车祸处理的案件。其实,邓锦坤是于去年7月21日接到律师来信,通知他于今年4月20日出庭,直到上週,他再次到律师楼查询案件是否展延时,被告知需要紧急寻找此案报案人出庭供证,以便案件能够顺利进行审讯程序。匪倒退猛撞死者“律师楼只是获得报案人的简单资料,如名字、地址和手机号码,但却在紧要时刻无法联络上他。”邓锦坤也曾根据报案人当年向警方投报时所提供的手机号码尝试拨电,发现这个号码已停止服务。他于本月9日按照报案人当时的住址,亲自从怡保到巴生上门寻找报案人,却发现对方已经搬走,现有的住户根本不认识报案人。要从茫茫人海中找寻一个人,对一位56岁的老父来说,可说是大海捞针。邓锦坤在求助无门下,唯有通过《》寻人,希望报案人抑或报案人的亲友在见报后,儘管联络他。冀Liang Mee Hang出庭死者邓胜骏遭抢车匪撞死案件的报案人为Liang Mee Hang,今年30岁,案发时,他住在巴生的Taman SentosaPerdana。死者的父亲邓锦坤请求Liang Mee Hang在阅报后儘快联络他,电话号码014-6043491。他说,若对方肯挺身而出供证,他和家人将感激不尽。邓锦坤并不确定报案人是否认识其儿子,惟报案人在儿子出事后向警方投报,因此他相信,报案人应该是儿子的同事或朋友。“儿子在踏入社会工作后,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我并不熟悉他的友人。”据他所知,儿子出事前,为巴生武吉丁宜商业区一间火锅店厨房其中一名头手,这间火锅店已经没有再营业。“希望当年的陈姓餐馆东主,还有同事、朋友或目击者能够联络我,真的希望他们,也要求他们帮一个忙,出庭成为案件的证人,帮帮忙。”提款卡任提父感动死者邓胜骏为人孝顺,他曾做过一件事,让父亲邓锦坤至今仍觉得感动,就是他在为生活打拼之余,也申请一张属于本身银行户头的提款卡给父亲,并对父亲说:“爸爸,拿住提款卡,随时从我的户头提钱用吧!”一件小事,简单的话语,道尽儿子的一番孝心,惟体恤孩子的邓锦坤,却不曾动用过儿子户头的一分钱。邓锦坤目前在丹绒马林驾驶推泥机维生,他育有3名儿子,死者邓胜骏为其长子,其妻子在儿子年幼时便离开他们,因此锦坤可是他身兼母职,含辛茹苦带大的。“回想起来,阿骏的确是一名心地好、脾气好和善良的孩子,他中学的成绩平平,中五毕业等候放榜期间,他到超级市场兼职帮补家用,过后才到吉隆坡的餐馆工作。”死者来到吉隆坡初期,每逢新年,都由父亲特地驾车过去载他回乡,他过后慢慢储蓄到一笔钱,为自己买下一辆车子代步。回怡保便拜祭儿子邓锦坤每当休假回到怡保或是华人新年期间,都会抽出时间买一束花到巴占极乐社骨灰塔献给儿子邓胜骏。清明节,他就会连同二子三子一同拜祭儿子。他週三到《》位于怡保的办事处前,也到骨灰塔走了一趟,他说,他确实很想念阿骏。曾多次梦见儿子邓锦坤声称,他曾多次梦见儿子邓胜骏,有一次他在梦里看见阿骏与一群人蹲在一起,便很惊奇地问阿骏:“阿骏,你怎幺在这儿?”,过后他便醒过来了。“这个梦很真实。”说着说着,邓锦坤哽咽了且眼泪直流,他用手轻轻拭去,再继续说着儿子的生前点点滴滴。这是他在访谈中,第三度落泪。获捐肾脏病患致信感谢在捐出长子邓胜骏的器官后,巴生中央医院院方和全国卫生总监本身,分别颁发表扬状给死者家属,还有一封没有署名,由获得肾脏移植的病患致上的感谢信,让死者的父亲邓锦坤留念。邓锦坤不知道感谢信由谁写出,而受惠的病患也不知道写给的对象是谁,可是从字迹推论,由于内容是以马来文书写,受惠的相信是一名马来病患。病患在信中提到和再三致谢,因为他获得肾脏移植后,已经恢复健康,令邓锦坤感到安慰。推入手术室过程历历在目邓锦坤说,儿子邓胜骏是于出事,而他是于2月12日签署捐献器官意愿书,虽然事隔多年,但儿子被推入手术室的过程,他仍然历历在目。“阿骏被送入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不曾醒来,我们已经知道不妙;当医生告知他已脑死后,我便和兄长商量,决定捐出阿骏的器官,并主动告诉院方。”当邓锦坤签下意愿书同意捐出器官后,医生当晚便解除邓胜骏的维生仪器,同时手拿着一部继续维持他心跳的仪器,赶紧把他推进手术室开刀,展开移植器官手术。在诉说着与长子离别的一刻,邓锦坤眼眶再度泛泪。/独家报道:黄健兴‧2011.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