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

【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这里那里】家离水边那幺近

曼谷独立书店The Passport Bookshop的老闆Num和老闆娘Yo听说我住在贝林(Baering),异口同声表示:“那幺远!”Ann's Sweet(已经关门大吉)的老闆Noi和老闆娘Ann的反应一模一样:“那幺远!”让我茫然。真的有那幺远吗?从我家坐BTS到暹罗广场,也不过是半个小时而已啊。唯一让我觉得自己好像住得有点远的是塞车时段困在德士上盯着跳錶心脏一样一跳一跳血压一路飙升。

后来室友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告诉我,原来我们就住在曼谷边边,从我们家闲闲地走路去附近的Bougain Cafe & Crafts,才过一条马路,就不是曼谷了。那条马路就是分界线。这一点让我们很惊奇。但还有更叫我不可思议的是,原来我们家离海皮那幺近!才半粒钟而已!一时之间有种时空倒错的感觉。事实上我从来没搞清楚我们家到底是在曼谷的哪一个角落,一直以为是在曼谷以北,古狗一下才发现是在曼谷以南,真的很靠近海,从地图上来看只有几mm的距离。

后来我们跑去看海。海水很髒,太阳很亮,让我眼前的海景有点曝光过度的效果,瞇着眼睛极目眺望,灰灰的海面上,慢慢,慢慢,慢慢,划过一只白帆,我想午睡片刻。其实我们真正的目的地是一间开放式的cafe,名叫Ceramic Cafe,光看名字你就想像得到,里头一定有很多很多陶器,陶碗陶碟陶盘陶壶陶杯陶匙陶瓶,让我不禁暗暗按讚的,是一面挂满了扫把的木头墙,仿彿只要唸对咒语,这些扫把就会一把一把飞走。

我对cafe里售卖的那些陶器兴趣不大,太装饰性了,太卡哇伊了,不是我心中那一杯抹茶,意思就是我够龟毛,我爱的陶器都是一些暗哑的,无光的,土土的,未完成的,有缺陷的。但我十分喜欢cafe是开放式的,非常通风,即使外面天气奇热,里面还是异常凉爽,冷气是不可能这幺令人舒服的,冷气只会让你觉得凉爽但不会是舒服的,你懂我的意思吗?不懂也没关係,你也来体验一下。Cafe旁边还有一个池塘,池塘旁边丛丛绿意,沁凉了我们的眼睛。记得探望一下那一整排的仙人掌,一盆一盆一字排开在一面红砖墙前,也是风景。